• 本文转载自科技大观园,原文为《疫情之下,线上测验与监考的隐私权难题》
  • 作者/许君咏|科技大观园特约编辑

今年(2021年)夏天,因 Covid-19 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三级,从五月18日全国各级学校停止到校上课,然而在这段期间内,并不是真的放大假,为了降低疫情对学生学习的影响,教育部强调「停课不停学」, 将课堂学习、测验评量等都移到线上进行。

後来一路停课至七月底,当时教育部给予的建议为期末考可采多元评量,以不到校为主,然而远距期末考到底要怎麽考,成为大家当时关心的话题,有些仍采测验模式的科目爲求公平,老师们纷纷祭出各种防弊作法,例如大学教授提前制定严格的线上考试规范通知学生;或者规定学生架设手机、镜子、电脑至特定角度,让老师能够从镜头中监考;师大附中则是自建系统举办期末考,每次萤幕只显示一道题目并限定考试时间,全程录影防止舞弊。

其实在这十年来,线上课程便已成为一股潮流,而 Covid-19 的流行更加速了远距教学发展的步伐,随着线上教学越来越普遍,不同公司纷纷推出远距监考服务,试图解决教育工作者的烦恼 ——「远距考试怎麽做才公平?」。根据 2020 年 EDUCAUSE 杂志的调查发现,超过一半(54%)的高等教育机构使用远距监考服务,另外有 23% 的机构正在考虑或计划使用。

常见的监考服务形式有以下几种,例如要求学生安装浏览器扩充功能,以「锁定」他们的浏览器,防止学生在考试期间浏览其他网站;有些则是追踪学生在电脑上使用的软体;或者透过能够进入学生网路镜头的软体来监视他们,甚至再加上一位监考员;也有服务是利用眼动追踪或网路流量分析来进行监考。然而,这些因应远距考试的监考服务看似方便,却也带来更多挑战。

今年八月,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发表的一项研究,探讨了被远距监考的学生们对安全与隐私的看法。首先,他们分析了八种远距监考 Chrome 浏览器扩充功能的用户评论,发现自 Covid-19 大流行後,2020 年 2 月评论数量迅速增加,同时这些扩充功能的星级评分也急剧下降,这可能表示用户们不喜欢监考服务,接着,他们对 102 名参加过线上测验的学生进行调查,以了解他们的想法及疑虑。

结果显示,只有 39% 的参与者表示他们偏好线上监考测验,大多数的参与者,即便认同远距监考是维持线上测验公平性的解决方法之一,但他们还是偏好传统考试。学生们了解,为了在家中安全考试,他们需要放弃一些隐私权,然而,大部分学生还是会担心为了参加考试,必须向远距监考的公司提供个人资料,尤其在身份验证的过程,例如学号、电话、地址,甚至学生证及驾照等重要个资,学生们在意的是这些资讯会被如何处理,以及会被留存多久。

虽然一半以上的学生认为线上监考过於侵犯隐私,但对不同监考方式的反应仍有些差距,像是锁定浏览器、使用网路镜头以及萤幕录影等,是较为常见的远距监考模式,但研究结果表示,只有一半的人能接受锁定浏览器,而四分之一的人对摄影机和萤幕录影感到自在,代表目前常用的监考方式和学生能接受的有一定落差,至於参与者们最不喜欢的方式,就是浏览器历史纪录被监视。而到底远距监考能不能有效避免舞弊,大部分的参与者不认为监考有用,约 61% 的人认为仍然有办法作弊。

这项研究也探讨了权力动态对学生看法的影响,意思是 97% 的学生被远距监考是因为老师或学校要求,因此他们可以为了考试公平牺牲一些隐私,也有些参与者表示,不认为远距监考会侵犯他们的隐私,因爲他们信任提出监考要求的教育机构。

最後,研究团队也根据他们的发现,对教育机构提出了一些建议。

例如在考虑班级规模及学生预期行为後,建议选用最少监控的监考方法,并在考试前向学生提供明确的理由,说明为何选择这个监考类型;并希望各机构能彻底了解线上监考软体的常见漏洞及风险,并在考试前详细说明,在考後协助卸载,或将软体安装在学校发放给学生的设备里。当然,更理想的作法是,和学生一起评估和选择监考软体。

Covid-19 的到来,让数位学习前进的步伐被迫加速,然而这种跨越时间、空间的学习模式并不会随着疫情趋缓而停滞,不论是教学模式或评量方式,学习者和教育者都在适应这些改变,新的挑战接踵而至的同时,也让我们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质是什麽。

资料来源

  • 防学生远端期末考作弊 逢甲教授订超严规则网一片赞叹
  • 国立大学远距考试摆镜子乔角度「自主监考」 学生:是认真的吗?
  • 秒存答案不怕网路断线!师大附中自建系统 举办线上期末考
  • Susan Grajek. EDUCAUSE COVID-19 QuickPoll Results: Grading and Proctoring. EDUCAUSE Research Notes, April 2020.
  • Balash, D. G., Kim, D., Shaibekova, D., Fainchtein, R. A., Sherr, M., & Aviv, A. J. (2021). Examining the Examiners: Students’ Privacy and Security Perceptions of Online Proctoring Services. arXiv preprint arXiv:2106.05917.
  • Lederman, D., & Lieberman, M. (2019). How many public universities can ‘go big’online. Inside Higher Ed.
  • 水熊虫真的能跟量子位元「量子纠缠」吗?
  • 逼近 50% 的癌症研究实验无法被重现?RPCB 耗时 8 年点出「再现性危机」
  • 大资讯时代也是大骇客时代!——你该认识的骇客新兴手法
  • Omicron 变种病毒从哪来?打疫苗有用吗?Omicron 相关研究汇整
  • 推理系动画毒杀利器!——认识致命的「河魨毒」

 

Previous article爲恁一碗饭 拼我一条命 阿培与大毛孩的赤胆父子情(下)
Next article猫奴注意!首尔107件失火案「凶手都是猫」,误触电器开关引发火灾最致命!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